Christy

【JCS】STAR

心满意足

既见_iii:

STAR
*基于2000版的电影而写
配对:Judas/Jesus 斜线有意义
注意:他们不属于我


*
“父啊,赦免他们,因为他们所作的,他们不晓得。”


*
他感到渴。
       
有一点腥味去试探干裂的嘴唇,熟悉的,估摸是铁锈味,但他的喉咙已经火烧火燎地燃着撕裂的痛楚,让味觉停工歇息,或许是暂时的,也可能是永远的。
    
    
他感到渴,这个念头竟比痛还要强烈,几乎盖过鞭痕与铁钉所加注给他的一切,又或许是代替了它们去履行施加折磨的职责。他动了下嘴唇,伸出舌尖去试探上面沾染的血。从他身体流出去的血太多了,希律人的十字架,血牤般吸食他,木头的原色被浸润成绛红,他也随之苍白得如大理石,只有那些蜷曲着结着血垢的金发,半遮半掩住他血迹斑斑地额头,滑落进颈窝去,以微小地晃动泄露他脆弱的呼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他闭着眼,脖颈向下垂着,从王冠下淌出的血泅染了他的睫毛,他眼睁睁地等待它们最终粘结成片,而寻来的光也难免浸了红色的戾气,硌在视网膜上如同石头刮刻玻璃,他便闭上眼。
     
快到了,快成了。
     
   
有些光怪陆离地色块在他脑中跳跃,有色彩的方格子融化般扩散开来,如同他之前走过的路上的黄沙,一波一波靡靡掀起,被昏沉的熏风泛开在耶路撒冷的阴影下,要把他的意识都带走,都消融,他忍不住的喘气,动作不大――也无法过大,每一微豪的颤栗都恶意地牵扯着那三个支撑点,那些钉子嵌进骨头里和他的血肉耳鬓厮磨,挤压着逼出所剩无几的血液,已经血迹凝固的鞭痕追随着呼吸一张一合地开裂,新的刺痛曾短暂地揪扯回他的意识,让他冷汗直冒失去所剩无几的水分,瞳孔像是刹那找回了聚焦的能力,但一瞬的清醒很快又被安顺的麻木湮没,他早已脱力,喘息都轻地像在叹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「他如羊被牵到宰杀之地,却闭口不言」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『Father...Father...』
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如果这时有风贴近他的唇边或许会以为他在祷告,即便嘴唇翕动的幅度连空气都难以震颤,还是有微尘从上抖落进泥地的血印里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『为什么离弃我?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祷告都作梦幻泡影,跌碎为新的微尘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*
       
他感到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他一直看着耶稣,从开始到最后。
       
他知道上帝的旨意为何。他明白自己本该如何死去。当他把上帝交于他的绞绳套上自己的脖子时,那股无边的乏力与愤怒涌上来,几乎将他击溃。或许称不上涌上来,因为它从未退去。
        
上帝为他同耶稣指定的路,是深渊之上的独木桥。他在前头浑浑噩噩地走,毫无自知地打开飞奔的闸门。
     
当抗争的欲念终于拉住他的脚步时,他瞧见了道路尽头为何。耶稣在他的退路上定定地看他。他劝他,推他,责备他,怒斥他,伏在他脚边声嘶力竭,眼泪跌进深渊与殉道之路的褶皱里。
        
他想救他,想救这个为拯救而生的人。
     
神子伸手去摸他的头顶,又像是被拒绝了般停住手,金发在他低头时遮掩住了一切表情。
    
『Go.』
       
他听到耶稣的呼吸,像极了耶路撒冷的阳光,又轻又冷。
     
只有他前行,耶稣才能到达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
他不会如主所愿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扔开绞绳时,那股信仰与救赎的力量如潮水般从他身上抽离,他霎时觉得惨白,还有些微寒冷。是否得到救赎已经与他无关了,他尝过那滋味,那如蜜如露的曦光啊――为了将这给予他的人,他可放弃这世间被称颂的一切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
他在最后的关头背弃了上帝,若要因此背负骂名的话,他也毫不在意了,最恶毒且不赦的骂名早已高悬在他的头上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
一顶王冠,他想。
    
    
同时有太阳置身在耶路撒冷的上空,使那树下满是深色的幽影,彳亍地泛着。他将神与他的使命留在那儿,向各各他而去。
    
   
*
他看到了。
他的主,他的耶稣。


在血液中浸润着他的光,为世人的罪受苦。
他感到悲哀,他看到耶稣也有一顶皇冠,和他的那顶可以是一对。
       
神爱世人,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。世人,哦,世人,他们被赐予神子,还要神子的血为他们而流。犹大走去,那么急切而愤怒,最初的踌躇与顺从代替他去见了天上的父,而他只想见主的独生子。
      
像幽影依附光一样,他不仅要触碰,他还要侵占。
   
看啊,犹大忍不住要高声呼喊,我就要代替天上的父去抚摸他的脸庞,去攥紧他的魂灵,我就要从世人的手中,夺走这无上的馈赠与光,使你们的罪孽与痛苦,永远无从得救!
    
看啊,快看啊!他几乎要窒息了,仿佛撒旦的细吻流动在血液里,叫他救主。
       
他伸出手去。
     
   
*
     
他的意识在某一瞬几乎要连接到天国,使他感受不到一切,虚无的平和就快使他的灵魂脱离肉身的累赘,前去交付给父,但他没有。
     
有吻落在他的伤口上。
     
他睁开眼,日光更盛地照进眼里,被血块滤过后仍在视网膜上灼出了闪烁的白点,他意识到自己是仰躺着的:十字架被放倒了。
    
他还是虚弱得没有气力思考,但他就是知道是谁。
    
   
犹大的嘴唇贴在他的手腕上,没人知道他怎么把那些折磨耶稣的钉子取出来的。他碰着留下来的伤口,小心翼翼地把哆嗦的唇瓣压在血迹未干的地方,勒痕在那处交汇。他尝到一点味,主的血液,蹭过他的舌尖使他难以自持地战栗,血管使劲地膨胀又收缩,里头的血液决堤般冲刷着管壁,撒旦都会在这种激流中丧命,而他快要哽咽,更多的是空白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
当犹大伸手撩开他的鬓发――缠着血污的金发,他用了些力气把头别过去,但犹大捉住了他。他总能找到他的主,捉住他的主,一直如此。
        
他伏身去吻耶稣的眼睑,耶稣除了闭上眼睛毫无它法,他感到困惑,犹大的呼吸打在他脸上,迫使他不安地颤了颤睫羽,紧接着它们都被压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
他不知道,这是主的安排吗?主未曾给他任何预示,他本该为世人一死,现在呢?他天上的父是否安排了这一切,是否还掌握着一切?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犹大抚上他的脸,那真是一个难以形容的吻,没有在客西马尼那般温柔,却绝望上百倍。风都凝固在空气中,阳光都避开此处,尘埃下落,血迹干涸。他不再感到渴了。
       
因而答案早就在那了。他却连叹息都发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犹大吻过他鞭痕满布的胸口,吻过他的指尖与脚踝。虔诚但不恭敬。他瞧见耶稣的表情,那么温顺平和,沉默漠然着,显露出他一贯的对万物的仁爱与冷漠,仿佛是在宣告事态还在父的掌控下一般,一切都使犹大莫名地恼怒。
    
他低头开始打开耶稣,这对他真是轻而易举又困难无比的事,但他毕竟学会了遵从自我。
    
向下,向下。
   
耶稣下意识地皱起眉头,他的瞳孔又开始溃散了,海潮一样褪去,留下海滩上细软的白沙,他有些喘息不稳,呼吸像簇挨近的新叶,在风的戏弄下抖瑟。
      
犹大的指腹贴上他尾椎的鞭痕,在那道裂痕上磨挲缎面般迟疑地滑过,如同在做最后的心理建设,然后,他深吸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
耶稣的瞳孔蓦地一聚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
『Jud...』那个名字在喉间翻滚了无数遍,但犹大凑上前用又一个吻冲散了剩下的音节,他被迫着张开嘴,让他的圣徒伸进舌头来,像截断一段光一样搅动他脆弱的呼吸。他对此只是皱着眉头,眼底如同涨潮的细软海摊,蓄满了雾与水汽。
     
他们曾亲吻过无数次,救赎与悲伤是主题,没有一次落点在亲吻本身,所以当犹大缠住他的舌头时,耶稣僵硬得仿佛他还被绑在十字架上。
     
那才是他应该做的,他本来应该被绑在上面而不是被犹大吻得迷迷糊糊。在他蹙着眉头的时间里,犹大与他交汇,一瞬的眩晕中,他以为新的铁钉要将他重新送回上帝那儿,他的血肉又厉声尖叫起来,犹大的胸膛就贴着他的心口,心跳沿着身体的结联刮擦在他的耳膜上,而耶稣只是沉默地发起颤来,背脊在绷紧的后一秒颓弱地软倒,他偏过头去,防止那些雾气擅自从眼眶逃逸出,金色的卷发轻蹭过犹大满是汗液的颈窝。神子垂在两边的双手抽搐了一下,又归为平静。
         
父啊,我天上的父,请闭上眼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犹大几乎要发狂了。他搂住神子伤痕累累的身体――那具累赘的肉形禁锢着何种灵魂啊――不是要大哭就是要大笑起来。
    
主啊,怜悯这不幸的家伙吧,半死不活,还在阴影里祈求施舍。
       
有撕裂的光点在他眼底游走抖动,他把脸深深地埋进耶稣的颈边,用力到鼻尖都被对方遭刑后瘦削的骨骼压成小片的三角形,有虚幻的馥郁的香气从天国的绿茵飘来,于是那阵稀奇令人惧怕的声响就模糊不清了。
    
看他做了什么,主啊!他心满意足了。
     
他为每一个有耶稣的白昼同夜晚祷告,今日尤甚 。无辜的日光切割出了世界的分界,见证了比任何一天都要多的困顿与悲伤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他从头至尾都谈不上温柔,看起来甚至像该亚法派来羞辱拿撒勒人的刑官:他亲耶稣亲得愈发肆无忌惮,仿佛神子的嘴唇是他的封地;他冲撞时毫不考虑力度,时常磕碰到那些未愈的伤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耶稣难以思考,他垂下眼,把下巴与喘息一同搁在犹大的肩上,这并非自愿,而他已无力支撑起自己的头颅了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标志性的眉间紧蹙,不知道为谁。
       
犹大不曾间断地亲他,让他接受一些意想之外的事情,噢,或许并非意想之外,但绝对是不该应允的,好比犹大自身。
     
    
他不得不承受这些,而不感到愤怒或是别的什么,他困惑,并且冷得发抖。风不再恶意地流经他身旁,掠走本就不待见他的热量,他也得以从嗜血的十字架上被放下,此刻却仿佛浑身的血液已抽干般冰冷,连最细小的血管纤毛间都织起六角形的霜雪,层层堆叠。犹大的紧贴他的手臂,犹大发白的唇,带茧的指头,以及深入的部分,对他而言都炽热过头了。
      
犹大凑上去用牙齿轻轻叼起后颈细嫩的皮肤,嘴唇压在金色的发面上,齿间夹着缎面流光的丝线,磨蹭几下后留恋着松口,满是神子无可理喻的热度在那小块皮肤溢散开,耶稣因这强加的肢体接触而打颤,他要被烫伤了。
        
耶路撒冷的风沙已经不再侵袭而来,没有遮蔽的阳光径直落进他眼底,铺陈开一幅向外析出的光景,周身是和平的倦怠、燥热的气浪裹卷,他一阵恍惚,这何等相似他父的天国。
       
他只睁着眼,瞳孔润开如在水中浸泅三日的细花,瓣瓣随涟漪散动,花面上满是湿濡的光泽。
         
犹大亲去那上头的露水,遮蔽住不怀好意的灼烧的光,在圣城投下鸽灰色的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他的父的国便消去,在阴霾下遁形了。
*
他像环绕着一捧熔炼的纯金,柔柔地荡在其颓坍的心胸前。
    
而他知道到了,那刻终究在无数声叹息中来了。
    
上帝移开他窥看的眼,天国应他独生子的离去有霎那萧条,繁茂的阴影随太阳的仓促而逃轻快生长。
    
『主啊...它成了!』
    
那嘶吼的悲怆连风都心有余悸,他伏倒在地,抱着他的主刚被自己拉下业火的躯壳。
    
耶稣睁大他的眼,其中只有海的影子,月亮上的尘埃铺满了每个海水离开的脚印。他听见天使将锁落下的声响,掀起了一阵疏离的陌生的风,去搅乱那死寂的灰层。所有伤口都刺痛着嚷嚷起来,冷汗渗出来又浸回绷裂的伤口,与血液互相扭打出成倍的痛楚,于是更多的冷汗被痛觉神经带出,与更多的血液交相稀释。直到他最后的水分都被榨干殆尽。他在这戏弄中被撕碎又拼接,痛却喊不出声,他的荆棘王冠,他的铁钉,恪尽职守地将痛苦归位,不忘固定着他破碎的灵魂。他绷紧已经糜烂的身体,然后整个地坍塌成微尘。
     
   
犹大埋在耶稣的发里,喘息在其间环绕,鼻尖抵在充满血味的天堂门口。他完成了!他...成了!
      
他将他的主从神的手中夺回,他将神子拖曳下泥沼为了不使他飞升,他将救主的魂灵撕裂破碎,使天上的父无从接手。他违抗上帝的安排,为了独占他的独生子。
谁都别想他将耶稣拱手让出,哪怕是天上的父,他也不加理会。
      
犹大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他抱耶稣的力度如此之大就快把虚弱的主给捏碎了。碎在他怀里也好,犹大浑噩地想,耶路撒冷的阳光怕是将他晃瞎了。紧接着又怕神子真碎后消失般凑得更贴近。
    
他一时间觉得耶稣冰冷得如具死尸,但还是哆嗦着搂紧他,将自己深深地沉进他发间的气味中。
     
『Judas...』
   
他听见他的主以他的名叹息,用那不曾改变的语气,然后一只手轻轻地、带着一片叶子与整个天国的重量,覆上了他的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『Don't cry.』
    
*
      
于是他才发现那些滴落进对方发间的泪水,从不知源头的地方,碎在天国的地砖上。
     
他不曾想过此刻,但没有什么更多的结局了。他比往日任何一刻都恋慕他的主,仇恨他的父,同时鄙夷着他自己。
    
   
「你将成为那第13个,并且你将被世人咒骂,——在末后的日子他们将诅咒你直到圣洁世代产生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他盯着耶稣泛红的眼眶看――那周边有着泪水要漫未漫的痕迹,他的视线快速地逃窜走了,狼狈不堪。他颤抖像是快要分崩瓦解,像是再不来什么平稳这躁动,不安与狂热的愧疚,就要成为月球蜕下的尘埃的新一层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「但是你将不同于他们所有人。因为你将牺牲我的这个肉身。你就要被升上天国里,你的火就要被点燃,你的星已经开始明亮地显现了。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于是耶稣仰起脑袋给了他一个吻,一个轻得没有发生的吻。但那确实粘合了犹大,他盯着主看,泪水又冒了出来,把他的脸弄得一团糟。
       
『如果你还有力气,』耶稣对着他滑稽的脸叹息一声,皱起眉头,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『将我的衣服拿来,Judas。』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他看到云端有光,以及那光周边环绕而生的群星。
         
END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不知所云,但就这样了。

记一个脑洞

R76
真实魔鬼游戏 AU
•守望先锋是款游戏
•76爸爸的意识在游戏里
•76爸爸日常执行任务没觉得哪里不对
•游戏外世界再次陷入智械危机
•游戏中战友莱耶斯企图把76爸爸的意识唤醒

大概就是这样?
觉得挺有意思的看自己能不能写出来。

Haku_城安:

有种人生圆满了的感觉(倒地不起)

我要死了,要死了。

看到有不能翻墙的同好所以要了一下授权转载

太太超级棒QAQ

via tumblr @schmogg

妈呀好好吃

RAM:

被死神眷顾的士兵

泛滥成河。:

小归MIST系列性转屁股
以后归爷的作品我会专门打上TAG。
画完系列后会整理出一个合集。
P站转自小归MIST
同微博小归MIST同步更新。
授权都拿过了,不再二次上传授权图了。

Stucky索引

StuckyLibrary:

汤上有一个StuckyLibrary的博,分类找文和推文都十分方便。外文同人AO3有tag,但是中文同人sy和lofter的tag功能都不怎么好找文。所以效仿了一下,希望能在队3来临前收录规整中文Stucky同人,为方便大家更好地找文看文~如有不足之处,还望谅解




1. 如非特别说明,此博分类仅为收录,非推荐,包含坑;含拆CP(精神or肉体)未收录,抱歉


2. 为方便看文,已标注盾冬/冬盾/无差/互攻(原创按原文标,翻译按体位),如有错误麻烦指正


3. 文章太多,按类别收录时难免遗漏,若有遗漏,请在评论补充,谢谢


4. 欢迎推文,推文请投稿;找文或想看未收录类别请发ask(可先在索引里查找),找文还要靠群众的力量,希望Library能作为一个便于查阅的平台


5. 对Library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发私信O(∩_∩)O


6. 因为最近sy抽了,现仅收录了sy的一半同人文,等sy抽好了之后继续,然后更新收录lofter&AO3文章、Evanstan和拉郎


7.所有文单都会持续更新






Hail Stucky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入坑推荐及文单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风格


5+1


Recovery


Slow Build


长篇


日常


小甜饼


欢乐向/幽默


治愈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设定


ABO


BDSM


Crossover/其他影视及小说设定


灵魂伴侣


哨兵向导


性转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AU


Meet-Cute


同事


监狱/黑帮


皇室


邻居/室友


魔幻/神话


末日


年代


童话


游戏


罪案


校园


乡村


古风/武侠


其他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其他类别


半AU


布鲁克林时期


二战时期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人物


保镖


画家


警察


老师/教练


骑士


杀手


神父


特工


演员


医生/护士


总裁


作家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419


Established Relationship


Fake Relationship


Mpreg


Kid


非人类


Outsider POV


求婚/婚礼


出柜


双向暗恋


一见钟情


告白


初次


误会


破镜重圆


魔法


平行宇宙


穿越时空


年龄差


主要人物死亡


白头偕老


血清失效


漫画设定


复联全员


论坛体/日记体/书信体


合集


黑化


梦境


旅行


网络/出版物


Stucky&Evanstan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H


PWP


Play



Non-Con/半Non-Con(Stucky之间)


3P/4P (Stucky之间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时间


节日/生日


队3预告(蚁人彩蛋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求文


豆芽盾X冬吧唧(MCU)


同人梗


白发盾


性转冬


虐心


Enemy to Lover


生病/心理疾病/人格分裂


现代AU翻译文


虐队长


虐巴基


双巴基


没那么惨的九头蛇时期


奥夫视频相关


重生/转世


嘴硬心软傲娇系


审判


基巴闺蜜/绿基巴叉


吃醋


Stucky和Evansta互穿